西甲

星际特别行动 第038章 神秘的情侣

2020-01-16 20:10: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星际特别行动 第038章 神秘的情侣

第038章神秘的情侣

夏日的傍晚,美丽的若水湖泮游人如织。各色人种尽凭自已的意愿在湖边公园尽情游耍。老人们慢步闲谈,小孩子们欢笑着无拘无束的跑来跑去。只有那一对对年轻的情侣,要么挽着手,毫不忌悔地贴着身子走在游人中,步子比七八十岁的老年人还慢;要么干脆找个僻静的地方,坐着或站着,身子挨着身子,相互搂抱着,脸对脸说着谁也听不见的悄悄话。

余娜换了装,又化了妆,从她的出租屋出来,立即上了卡不拉的出租车。

出租车在市区绕了一圈,又在人流如水的路边停了一下,余娜便迅速下车混入人流中。

另一乘客立即上车。出租车杨尘而去。这一过程不到一分钟。

余娜装扮成年轻的靓女,穿着十分性感的v型超短连衣裙,肩上挂着小包,恰似**赴约似的来到湖边。

在两棵宝塔松之间的坐椅上,她见一男子正背对着她坐立不安的样子,她便急忙走上去。

熙熙攘攘的游人中,余娜挽着乔治哈里的胳膊亲热地小声地边走边谈。

乔治,哈里问:“情况怎么样?”

“我接到卡不拉的情报后,非常吃惊,你不知道,当时我的心像要跳出来似的惊恐和担心。你没事吧?”

“有事我还能来这里?”乔治哈里说:“快说说吧,有什么重要发现?”

余娜顿了一下,又用目光扫了一下身边的像和她俩一样游走的情侣。在确定无人盯稍以后,她说:“我现在开始游疑了,罗马哈林俩爷子是不是坏人,或者说他们两个是不是都是坏人!”

“此话怎讲?”

“一开始,我的确怀疑罗马和罗马哈林就是二十五年前发生在安静镇的那起劫持案的凶手,但后来我逐一发现,他们俩人似乎不是同路人!罗马哈林也似乎不像我们想像的那么凶险狡诈。”

“说具体的事实。”

“你还记得吗?在东苑宾馆的酒桌上,罗马哈林说错好多话,都被他儿子罗马给毫无情面的否定了。这是不可思议的事实。”

“也许,他们也和你一样在演戏!”

“再说那向酒桌开枪的杀手,如果是罗马哈林的人或者就是罗马哈林,难道他不知道他儿子罗马也在酒桌上?子弹是没长眼的哦!天底下总不会在杀人时连自已的儿子也要一起杀的父亲吧?”

“敌人的智商是不可想像的。”

“还有,枪声结束,凶手逃走后你和我冲进罗马哈林休息的包间时,你也看见了,他还在熟睡之中。”

“敌人的智商很有可能超过我们的想像!”

“我原先也这么想。特别是那晚酒桌上,罗马哈林酒醉说出安静镇时我吃了一惊!难道二十五年前的凶手真是他?因此,在接到你的情报后,我立即向罗马发难,并想通过发难逼罗马暴露他父亲的真实身份和来意。结果令我失望。他父亲罗马在听我发难后,竟完全相信了我,而且要我陪他去西部峨山旅游。我怎能相信,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他是凶手,他不但不回避,还敢带我去他曾经的作案之地?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也许他有他另外的目的。”

“你还是怀疑他?”

“不是怀疑而是确定!”

“那我还跟不跟他去峨山?”

这时,有两个人一直跟在他俩身后不远。

“去!”乔治哈里果断地说,“不仅去,而且还要做出十分纯朴的样子,事事听他的,他要你跟他去那里你就和他去那里,他要你做啥你就做啥,而且还要做得让他满意!”

余娜一听把手一松,悻悻地大声问:“他让我上床你也让我同意?你不吃醋呀?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看上她俩了?那个a国人布兰伊尼,还有那个外星女?”

乔治哈里挥着手大声道:“我就是看上她俩了,又怎么样?我和你又没结婚,我有我选择的自由,你管不着!”

“我为什么管不着?你和我虽然没结婚,但已经多次那个了。哦,你占尽了我的便宜,玩腻了我,就想甩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在游人们注脚观视中,那两个可疑的人也只好匆匆走过去!

乔治哈里和余娜迅速转身挽着手往回走。

“说你会演戏,你还真会演戏。那个杨林你试探的结果怎样?”乔治哈里问。

“这个人似乎城俯很深,说话滴水不漏!看不出他和罗马哈林有多大的关系。唉,我倒迷了,杨林是b国人,罗马哈林又长期住在a国,他派杨林来集团当总经理,这可能吗?”

“你是说,派杨丽当总经理不是罗马哈林的本意?”

“嗯,有点。”

“那出这个点子,或者说推荐他的人是谁呢?这个人是得查查!”

“不过他对我似乎很好,老重复我说过的一句话。”

“什么话?”

“他和我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她用调皮的目光扫了眼他的脸。

他有些不自在,问:“他是不是看上你了?”

“所以,我还是劝你,不要三心二意。爱上一个女人就要大胆追,勇敢的不择手段的追,只有追到手才安全。啊,扯远了。不过我还是从他的谈话中觉察到两点。”

“呵,说说。”

“当我说到罗马哈林怀疑是把那报纸给夏莲的人报的警时,他突然冒出一句这老东西。我反诘后,他又改成这老东家神经过敏!”

“嗯,按常理,凭他们的关系,他不应该这么说。”

“还有,他责怪我说是我自已说那条消息是我胡编造成的错时,我说是被一个男人深夜打逼我说的时,他很紧张。接连问我,这事你告诉过罗马哈林吗,告诉过罗马吗。我都说没有后,他释然了。还安慰我说,这事就过去了,要我不要记在心上。所以,我在离开他时,故意甩给他一句话。”

“什么话?我爱你,或我喜欢你!”

余娜一笑说:“那半夜打给我的人就是你。”

“他什么反映?”

“只笑笑,不置可否。”乔治哈里不吭声了,而且停住了脚步,脸色凝重。

“怎么啦,真吃醋了?”余娜偏着头问。

乔治哈里忽然拽着余娜的手,钻进两棵浓郁的宝塔松树间,坐在一条石凳上,悄声说:“这么办,你回去后给罗马说”

西安交大一附院彬县医院怎么样
枣庄市山亭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专科医院云南哪家好
洛阳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青海治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