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补天道 千七六 刀光耀天地,金气漫山岗

2019-10-12 18:32: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千七六 刀光耀天地,金气漫山岗

陈前一句话,把这场挑战接过,不等孟帅说话,段凌夜已经鼓掌道:“好极,就是你了。”

孟帅沉声道:“陈前,你不能代表我。”

陈前道:“那你等下一场。”

段凌夜笑声朗朗道:“孟兄你要和我打一场,一会儿一定奉陪,不过现在我是真有兴趣和这位打一场。这位先生姓陈吧,你是我少见的,一见就不顺眼的人,从刚刚开始,我他么就憋着揍你很久了。”

陈前冷笑道:“彼此彼此。总得有个理由说服我,天天见你这张臭脸。”

段凌夜道:“我这里有竞技场。”

陈前道:“怕你的竞技场容不下我。”

段凌夜一拍扶手,人已经立起,道:“好,心高气傲,看起来更讨厌了。出去吧。”两人各自走出,明明相差不远,却走出两条绝不相交的平行线。

孟帅嘬了嘬牙花子,道:“行不行啊?”

紧接着,他又兴奋起来:“有好戏看了!”

孟帅走出来的时候,金属山上的寒气已经锋锐的犹如实质。

即使以孟帅的修为,面对如此扑面而来的寒气,也倒退了好几步。

当时陈前发动神通的时候,他就有无法靠近的感觉,但那只是心理上的,现在他的身体都受到了压迫,几乎就要释放领域以自保。

凝神一看,只见段凌夜和陈前各站在金属高崖上,以自己为中心,一层层的激发锐气,那正是寒气的来源。

孟帅既赞叹又诧异:明明两人是不同的武道,为什么都在催发金属寒气?

略一沉吟,他就发现了异同,两人虽然都是就地取材,以金属锐气为武器,化为己用,但金气各自不同。

陈前的金气,不用多敏锐,立刻叫人想到“刀”!

锋利、霸道、杀戮,这些气质综合为一点焦点,正是百兵之王――刀!

在他脚下,万物为刃,万为刀。刀在他领域中,恰如在他手中,只有一个意义:凶器!

陈前的周围,围绕的都是刀气,最凶悍、最无畏的刀锋,只要他点手,就有无数杀气与煞气奔腾而出,杀灭一切生灵。

与之相比,同样充满锋锐深寒气息的段凌夜竟算得上柔和了。在他周身,金属气息异常活跃。那不是属于刀,也不是属于枪,不是属于任何一种兵器的,那就是属于金属本身的。坚硬、冰冷,刚强可也拥有可塑性。段凌夜的领域和这金属山结合的更好,虽然只是露出冰山一角,但给人以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

“原来他的领域是金属……我记得以前是通灵宝器啊,现在返璞归真,直接弄起金属来了?”孟帅若有所思,突然一笑,“其实他们俩可以组成生产线,一个生产金属,一个打造刀具,效率一定很高。”

这话他也就自己说说,若真说出来,段凌夜和陈前说不定第一个砍翻了他。

此时,两人的力量都已经催发到极致,陈前背后,隐隐显出当初在海上见过的刀山。

神通!他竟一开始就运用神通!

孟帅吃惊之余,定睛一看,陈前的双目黑不见底,却隐隐有一轮金色的漩涡在旋转。

他已经开眼了!

陈前的眼睛经过了进化,开眼的时候特征不如以前明显,但实力飞跃了不止一个档次,孟帅竟一时没有察觉。

孟帅悚然,暗道:这下玩大了!

陈前不会随便开眼的,一旦开眼,可是不死不休。胜了,段凌夜固然又死无生,若是败了,他眼睛一闭,和活死人一样,段凌夜只要有一口气在,就能掐死他。

想起海中被剁成肉酱的海蛇,孟帅觉得还是段凌夜死的可能性大。

陈前的危险连千里外的人都能察觉,段凌夜怎么会不知道?他既然知道,却没有退缩,自然也有自己的底牌了。

孟帅发觉周围的金属山越来越活,原本稳定的山体渐渐有崩解的势头。耳边传来嗤嗤的声音,那是只有金属燃烧才发出的响声。

金属山在活动。孟帅感觉到了金属的运动,同样心中震撼――陈前手笔大,难道段凌夜的手笔就小么?

他是用的领域,而且是混合了神力的神域!

这俩家伙,真是一开始就刺刀见红啊,恨不得一开头就把对方压成齑粉,也不知哪里来的仇恨。

他心中也隐隐有些兴奋――段凌夜应该和他一样,有领域而无神通,而陈前则倒置,有神通而无领域。他们之间的战斗,到底谁更胜一筹?

兴奋之余,孟帅忙提醒自己――这不是光顾着看热闹的时候。热闹可以看,但最后的悲剧,一定要阻止。

此时,凭他一人已经无法彻底阻止,除非他现在上去拖下来一人,但那就不是阻止悲剧,而是带来悲剧――他自己就是悲剧。

从武者的“武道”来说,这一场倾尽心血的战斗也必须进行下去,他只是一个见证者,最多,是一个舞台下的保护者,真正的舞台,应该留给演员。

他默默地发出讯号,遥远的另一边,神龟听到了他的呼唤,搅动白浪,往这边游来。龟背上的任盼盼等人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

金气滔天,一触即发!

此时场上的情势已经越来越清晰了,陈前四面八方的刀山一层层立起来,竟比当初海上那次更加宏伟。一层层庚金锐气加上去,空间都被这无可匹敌的锋锐切出了一丝丝缝隙。

而另一边,不知何时,山峰已经化作金水,往段凌夜脚下移动。移动――正是山在横移,化作高山的金属从山上流淌下来,变为炽热的铁流在段凌夜脚下翻滚,段凌夜站的地方,是洪流的焰心,一个巨大的漩涡正在形成。

一个建立了高山,一个却把高山分解。

然而下一步,仿佛一个轮回,建山的要崩解,分解的要铸山。

一分一聚,一解一建,尽在瞬间变幻之中。

这一刻是山崩地裂之前停顿的一刻,一刻刹那,却如永恒。

孟帅只觉得呼吸停了一下,下一刻,惊天动地的战吼刺破云霄――

“万仞山――崩!”

“通灵祖脉――封!”

在一瞬间,孟帅觉得自己的眼睛出问题了,因为他眼前,同时看到两重虚影。

一重,是险峻的高山,在一瞬间化作万道寒光,往下插去。

另一重,是澎湃的铁浆沸腾而起,霎时间化作山石堆成了山峰。

一放,一立,同时在一方天地内动作,以最暴力的姿态,要把和自己针锋相对的力量打爆!

尖锐的摩擦声响起,那是刺人耳膜,令人从心底往外不舒服的声音――刮锅底的声音再放大一千倍是什么声音

?只是想象一下,就令人烦恶欲呕。

孟帅一股真气顶住了耳朵,没被当场刺破耳膜,眼睛却也不好受。就见眼前如风云变化,崩塌又建立,建立又崩塌,反反复复,一秒钟可能高山变为碎石,也可能碎石化为高山,剧烈的变动,还带着刺目的金属光泽,即使靠近,也难以捕捉到耀眼的炫幻后面的一点实质。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和摩擦声在接近孟帅的极限之后,渐渐平息。孟帅吐出一口郁闷的浊气,定睛往战场上看去。

只见原本高低起伏的金属山地,完全被削平,甚至比之海面还低洼了下去,坚硬的钢铁地面全是一刀刀刀痕,每一道刀痕都是深刻的裂隙,不知裂到多深。

而在一马平川的洼地中,却有一座黑黝黝的高山矗立在正当中,黢黑的表面泛着金属光泽,仿佛一座沉睡的机甲。

“金属山?”这么说,是段凌夜赢了?

如果是陈前赢了,眼前应该什么都没有,只有无数刀痕……

孟帅心中略安,虽然两人都是魔王一类人物,比较来,还是陈前的招数更凶残,段凌夜若占上风,或许不会两败俱伤……

“哗啦!”

孟帅刚闪过一个念头,金属山布满了裂痕,碎成了碎片。

金属碎片落地,露出两个身形。两人都是站着的。

陈前,还有段凌夜。

扑通一声,段凌夜摔倒在地,在他身上,冒出了无数鲜血,那是从密密麻麻的切割伤口中冒出来的。

陈前还站着。

孟帅松了口气,段凌夜虽然看着恐怖,但毫无疑问还活着,陈前当然也活着,不过他太熟悉陈前开眼后的样子,知道现在也是强弩之末,一会儿就倒。

果然陈前笔直的身躯开始摇晃,也是一跤坐倒。

就在孟帅正要上去收拾残局的时候,就见血葫芦一样的段凌夜颤巍巍爬起来,目光亮的吓人,一步步向陈前那里爬去。

他手上,还夹着一片薄薄的金属片。金属片边缘闪烁着寒光,不输利刃。

陈前微微睁眼,看见了靠近的段凌夜,也感受到了对方的杀意,哼了一声。

他现在正在虚脱状态,是无法用武力的,他只是张开嘴,白森森的牙齿中咬着短短的刀片。

这是他最后的武器,用来在绝境时了结,了结别人,也了结自己。

该做个了断了。

段凌夜一步步爬近,眼中精光越来越盛,显然他也是到了崩溃的边缘,却有信念要在倒下之前弄死陈前。

就在两人像垂死的野兽一般靠近,要用最原始的方法分出生死时,一只手从中间拦住,孟帅苦笑道:“二位,到此为止,如何?”

濮阳治疗睾丸炎医院
烟台治疗睾丸炎医院
哈尔滨男科
濮阳治疗龟头炎方法
烟台治疗龟头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