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剑魂王座 赵婵琳的苦情告白

2020-01-16 18:39: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剑魂王座 赵婵琳的苦情告白

【前言】

虽然码字熊写的多是欢乐情节,其实码字熊胖大的身躯里,还是有一颗感性的心。

忍不住会失控,写一些苦情戏。

于是在写赵婵琳和千信的第一夜时,就彻底走远了……

下面这篇,是从正文删掉的赵婵琳和千信的苦情告白。

太苦大仇深了,破坏全文的氛围,于是就放在外传里,让喜欢45度忧伤的书友看着玩玩。

【赵婵琳的苦情告白】

赵婵琳满脸通红,一把将千信推进一个房间。然后把门关紧,背靠着门,目光如水的盯着千信。

千信很没种的说道:“你想干什么?”

先前凶神恶煞的女魔头,突然变得像怀春少女。赵婵琳冲上前去,死死抱住千信,把头埋在他胸前哭了起来。

千信原本准备喊“牙没得”。面对这场面,反而不知所措了。

他伸着手,不知道该抱住她,还是推开她。

赵婵琳此举,只是大仇得报后的空虚。真没一点暧昧。

最后他还是将手放在她背上,轻轻的拍了起来。

赵婵琳却好似哭上了瘾,断断续续哭了至少半小时才仰着头,红着眼睛望着千信:“我好看吗?”

千信低头看了一眼,心说,哭成这样子,还真不好看。

然后鬼使神差的说道:“本来还觉得你是大美女,可你刚才虐待娄雅宜的样子,真把我吓着了。我这个人口味很淡的。”

“你觉得我是坏女人吗?”赵婵琳声音哭得有得哑了。

你除了没随便和人上床,哪件事不是坏女人才做得出来的?千信不好明说,只是看着她。

赵婵琳有点失落,钻进被窝,摆好睡觉的姿势:“抱着我好吗?”

千信不敢过去,他知道自己躺下去,肯定就会发生很多事情。

他不排斥和赵婵琳发生些什么,只是觉得现在没准备好。他现在的心里被顾湄占得满满的,没闲心去考虑其他女人的感受。

如果他有真正的肉身,肯定受身体欲-望的驱使躺过去了。但现在他的血魂之体,是不会给他什么引导的。只有精神方面的需求,才能刺激身体发生改变。

千信提了一把椅子坐着,说道:“你有什么要说的,就尽管说吧。”

赵婵琳见千信不过去,凄然笑了笑:“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恨娄雅宜吗?”

千信抬眼看着她,没有说话。

赵婵琳半躺在床上,像重病无力似的瘫靠在枕头上,失神说着:“我害怕有一天会被她嘲笑。我24岁了,再过10年,就人老珠黄。再过20年,我额头的皱纹就再也遮不住,下巴像发过的面团,身上的肉变得松弛,腰像水桶粗……又老又丑脾气暴躁,既难看又招人讨厌……你不要笑!我真的会变成那样的!如果我变得丑了,我真的会又暴躁又凶狠。因为我输了!和娄雅宜比起来,我输了!你知道吗?”

赵婵琳絮叨着,又哭了起来。

千信很无语,但是看她哭得那么伤心,还是劝道:“女人并不是老了就输了。你想太多了。”

“不!我老了就是输了!”赵婵琳坐起来,要拼命似的:“我做尽坏事机关算尽讨好鱼弘琛保持清白之身。可那又怎样?我修炼得太慢了,在40岁前,我都不可能修炼到武师完成身体彻底淬炼。我将不可避免的老去,变得又老又丑,人见人嫌。以前追求我的人都会嫌弃我太丑。可娄雅宜不一样,她不要脸的四处陪人上床,吸别人的血气。她才21岁,只要鱼弘琛答应在她30岁前不吸她的血气,她就能在30岁就修炼成武师。她放荡下贱青春永驻了,可我洁身自好却又老又丑。为什么是我输了?这不公平!我不服气!我不甘心!”

赵婵琳咆哮起来。声音震得窗纸都在颤动。

千信连忙过去抱住她,捂住她的嘴:“小声点,别人还以为我对你干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呢。”

赵婵琳把头埋在千信腋窝里哭着:“我有时候好后悔,如果我也像她们那样吸人血气,我还会这么窝囊吗?我肯定会是老寒斋修为最高的人。谁敢看不起我?可是我……可是我不甘心那样活下去!太脏了……呜呜呜……”

“你们选择的是不同的路,为什么要和她比呢?”千信搂着她,不知道怎么劝说。

他想起自己的前世,规规矩矩的,什么出格的事情都不敢干。最后发现自己一事无成一无所有。是无所顾忌的变得成功,还是矜持自重的平庸下去?他前世用了30多年都没找到答案。

这辈子他并不是以人的样子存活,已经很久没有考虑那些问题了。现在他发现,自己仍然没有更好的答案。

“千信……”赵婵琳突然很深情的喊了一声,一直等到千信答应了,她才笑着说道:“其实我好羡慕顾湄。羡慕你为她做的每一件事。如果其中任何一件事是你真心为我做的,我就知足了。”

千信感觉脑袋都被她搅乱了:“也会有人为你做那些事情的。”

“对呀!那个人已经出现了!他就是你!”赵婵琳突然跳下床,一下子跨坐到千信的腿上:“答应我,在我人老珠黄之前,让我痛快的做一场女人好吗?在那之前,你一定要好好的对我!等我老了,你烦我了再抛弃我,就算杀了我都可以。”

千信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要把他逆推的赵婵琳。他发现自己和女剑魂们相爱相杀的胆量和豪气,全不见了。为什么女人会那么棘手?难道就因为她是女人,不是女剑魂?

千信摆弄着那柄生锈的“幻风王子剑”,决心一口气把事情说完,坚决不给她打岔的机会:“我现在是半人半剑魂的怪物,你想要的,我给不了。别的我都可以帮你,可是这个,我做不到。”

赵婵琳像看仇人一眼盯着千信:“你骗我!那你为什么要顾湄嫁给你?”

“我说我是萝莉控,你信吗?”千信弱弱的说道。

这答案当然没法让赵婵琳满意。他看到她露出了要杀人的眼神。他倒不介意和她打一架,反正又不会输。只是他觉得赵婵琳是和他较真,他实在不想让她失望。这种事情,玩是一回事,较真就是另一回事了。

最终,千信还是在赵婵琳眼神的逼视下败了。那眼看着就要绝望了,就要寻死觅活的神情,实在让人肝颤。他知道,赵婵琳如果寻死,那很可能会真死。不像顾湄那个没胆货!

“其实你就是看不起我,对不对?”赵婵琳幽幽说道。

“其实我喜欢顾湄,是有特殊原因的。”千信接下来,说了一堆自己也不确定是不是真话的东西:“你知道我做剑魂的时候有多无聊吗?我寄居在锈剑里,只有剑体积累的一点点灵力维持魂体不散。我不敢让别人发现我,否则就会被拿去喂剑魂。你知道那种什么都做不了,只知道还活着的感觉有多无聊吗?我就这样在锈剑里呆了七年!七年啊!没有一个人买走那柄锈剑。直到遇到顾湄!她是我喜欢的那种女孩,而且,她用所有的积蓄买走了锈剑,为我补充灵力,让我可以有灵力传音、维持魂体。我等于是她解救出来的!大概是因为这些原因,我才对她有特殊的感情吧。”

赵婵琳目光灼灼,突然变得很狂热。她比千信还相信他的话,就像见到知己一般抓住他的手,激动的说道:“那我说,我对你,也有你对顾湄的那种感情。你相信吗?”

千信不敢看她的眼睛,他只知道,事态更糟糕了。

赵婵琳抱住千信,像是要把他揉进自己身体:“我在老寒斋那个魔窟里困了8年。每一天我都提心吊胆的,担心被老鬼看破身份,担心被其他人算计陷害。我每送一个女孩进老鬼的房间,就觉得自己死了一次。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结束……我都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活着。你知道吗?我做梦都想找到一个人,让我逃离那个老怪物的魔掌。哪怕他是个乞丐,我都愿意跟他在一起,只要他能让老寒斋的人找不到我。我盼了8年,没有遇到一个这样的人。是你帮我结束了这段噩梦。你既然可以喜欢顾湄,为什么我不可以喜欢你?”

千信低头看着怀中哭成泪人的赵婵琳,心说,这个时候把她推开,老子就跟禽兽没两样了。一只羊是赶,两只羊也是赶!不就是多一个吗?该你的就受着!

徐州市口腔医院怎么样
贵阳市第四人民医院怎么样
沈阳专治癫痫病医院
柳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运城白癜风如何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