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燃起抗日的硝烟

2019-09-14 07:42: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这天晚上,政委和大家商量,现在的庄稼已经没过了人,是最有利的青纱帐时期。石庙西面的棘城村据点,只驻守着五个鬼子和十多个伪军,我们可以借助青纱帐的掩护,端了它。石头和游击队员们都热血沸腾,摩拳擦掌,喊着叫好。一个多月了,游击队员们在林子里真的憋窝坏了,有时敌人来扫荡,还被撵的跟兔子似的,真他妈的憋屈。
19 7年11月12日商河县城沦陷。沦陷前,日寇飞机进行了疯狂地轰炸;随后,四十余辆汽车载着八百多名日军由惠民向商河进犯。国民政府商河县长石毓嵩闻讯后即带着警察局、县保安大队和县政府机关人员约八百余人弃城南逃。日寇不费吹灰之力占领商河。
国难当头,刚刚建立的中共商河县委立即带领共产党员迅速展开抗日救亡活动。
19 7年8月建立的中共商河县委,隶属鲁北特委领导。抗战爆发后,县委积极进行抗日救亡宣传,并遵照山东省委对鲁北特委做出的“以一切围绕在游击战争的周围,以独立的发动与准备领导游击战争,与巩固几个中心的游击队,与广泛推动游击战争主要目标为特委目前的紧急任务”的指示,县委书记丁润生利用自己的合法身份,迅速地掌握了他所在的龙桑寺乡农学校的武装。这支百余人、三十多条枪的队伍,成为商河县第一支抗日武装。同年10月,县委争取了殷巷区车家乡农学校中队长车洪令,在其现有武装的基础上拉起了一支游击队。此后,游击队又在周家小学与赵超义的十几人的武装会合,并收缴了附近村庄的部分枪支,使这支抗日游击队逐渐壮大。11月,鲁北特委根据北方局“每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应该脱下长衫到游击队去”的号召,指示商河县委和全体党员到盐山县旧县镇参加由鲁北、津南党组织领导的华北民众抗日救国军。共产党员李一民、李兴湖、王省身、赵凤岐等同志趁深夜骑着自行车,通过红枪会盘踞的地区,奔赴抗日战场。
19 8年9月,萧华同志任司令员兼政委的八路军东进抗日挺进纵队(简称“挺纵”,下同)成立后,派遣商河籍的党员返回商河开展秘密工作。10月,又派遣“挺纵”政治部锄奸部部长匡根山率前线工作队到商河开辟工作。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恢复了县委、组建了抗日民主政府、建立了商河抗日支队,在八路军主力部队的配合下,迅速打开了局面。商河县是冀鲁边平原根据地的南线屏障,是冀鲁边区沟通与清河区战略联系的要道,位于日本侵略者“确保的占领区——华北”的腹地。斗争环境异常恶劣。商河的党组织和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在艰苦卓绝的斗争中,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先后有427人为国捐躯。
周鸿山所在的这支游击队,就是商河游击队第三大队的前身。当时是19 9年的夏天,由于日本鬼子对根据地和游击区实行“铁壁合围”、“梳篦拉网”、“捕捉奇袭”、“纵横扫荡”、“辗转电击”等种种名目的“扫荡”,实行“烧光、抢光、杀光”的“三光”政策和使用“强化肃政”、“强化治安”、“囚笼政策”以及“总力战”等惨无人道的手段,一度使商河县抗日根据地被分割成马蹄般的零星小片,斗争环境异常恶劣。
周鸿山和很多年轻的游击队员一起,经过政委王一民的思想教育,重新认识了全国抗战的形势,坚定了未来战争的胜利信心,统一了思想。他们的信心倍增,对阶级敌人和日寇的仇恨进一步加强。从此,这个只放过羊的穷孩子,拿起了武器,成为一名真正的战士。
由于日本鬼子加紧了对游击区的扫荡,在扫荡时,很多无辜百姓被鬼子残忍杀害。游击队的处境非常困难,可是,大家都憋着一股劲,想要去多杀几个鬼子,以消除最近以来的萎靡情绪。

游击队员们潜伏在公路北侧的庄稼地里,伺机接近鬼子的炮楼。鬼子的炮楼修建在棘城村的东边,与东边的石庙只有七八里路。炮楼西边是棘城村的大场院。周围拉上了铁丝网,挖了深沟,只有南边靠公路有一个吊桥。
他们在来据点之前,去了北面的棘城北村里吃了一顿牛肉。棘城村分为两个自然村,南边是棘城南村,居民全是汉族。棘城北村全部是回民。牛肉是回民白精华亲自烧的,这是他家唯一的财产。白静华是这个村里的民兵队长,是游击队在这个村里的联系队员。据点里鬼子的情况,就是他得到的。其实牛肉不是为了游击队员才宰杀的,那是在几个月以前,日本鬼子的飞机在游击区侦察时,路过这里,村里人还不知道飞机的厉害,都跑到村口观看。结果敌机投下一颗炸弹,炸死几个人,炸伤了十多个人。
白精华正牵着牛去河里饮水,看见飞机向下俯冲,知道没有好事,就地一滚,躲过一劫。牛身上却被炸出一个大窟窿。白精华很纳闷,那牛当时还没有死,四条腿棍子一样插在土里,嘴巴不停地错动着,眼睛沉思地瞧着蓝天上远去的飞机。肚子里的内脏流了一地,跟人的残腕断臂一塌糊涂地混在一起。
白精华把牛拉回家,没有舍得吃,只是用盐腌了,准备过节时吃。这次为了打鬼子,他二话没说,就把牛肉拿了出来。牛肉经过在大锅里一炖,扑鼻的香味便弥漫了大半个村子,很多光屁股的小孩子都被吸引过来,挤在院门口把头露眼,伸头探脑,口水滴答着,吮吸着手指头。白精华一遍一遍地驱赶着小孩子,弄得周鸿山他们都不好意思动手了。白精华没有吃,只是坐在炕上,抽着旱烟,看着游击队员们吃。他慢条斯理地说:“拿起大块的肉,撕着吃,撕着的肉香。”
王一民拿起一块肉,撕开后,分给挤在门口的几个留着鼻涕的孩子。周鸿山也学王一民,从一块大肉上撕下肉条,分给几个孩子。几个孩子都一口放进嘴里,用力咀嚼着。几口就吃完了,吮吸着手指,盯着游击队员们面前的盛着牛肉的大盆,眼睛里冒着火花。白精华不好意思地对队员们笑笑说:“日本鬼子来后,把每家的粮食都抢了去,现在人们连饭都吃不上,小孩子看见了肉,都馋得慌。”
石头说:“等我们打下据点,就把鬼子的粮食拿回来,分给乡亲们。”
“你们打完了据点,还是快走吧,别再回村里了。村里有汉奸,要是让他们去告了密,村里的乡亲们又要倒霉了。”
“唉!乡亲们都被日本鬼子吓怕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那好吧,我们打完据点,如果缴获了粮食,就把粮食放到村北的小树林里,到时你们去拿回来分掉,这样鬼子就不会怀疑你们了。”
吃罢牛肉,游击队稍事休息,就来到潜伏地点。
在过去的两年里,游击队从成立到头几个月前,袭扰过很多次鬼子和伪军。最值得石头骄傲的那次,就是在龙桑寺偷袭鬼子粮所的那次。那时游击队里的共产党员王一民还没有来,游击队还是草台班子,根本就是无组织、无纪律的一帮子人。但仅凭石头一伙的一腔热血,和几十个青年的抗日热情,硬是把鬼子的粮所端掉了。那时游击队员们还没有训练过,不知道躲避鬼子的枪子,只知道往前冲,结果被鬼子撂倒了好几个。最后还是以游击队员们的人数优势,才打溃了鬼子。几个鬼子、十来个伪军被打死,其余都逃进龙桑寺镇里去了。
那次偷袭,缴获了一挺轻机枪,十二杆步枪,子弹几百发。还有大批的粮食,就地分给了老百姓。虽然那次偷袭成功,游击队员死了几个人,可是从此游击队打出了名,很多青年都踊跃报名参加游击队。但是在去年和今年的上半年,鬼子的疯狂扫荡,大大的削弱了抗日队伍。从原来的几十人,到最后剩下了现在的十三个人。
王一民的到来,给游击队员带来了新的希望和精神支持。王一民是商河县的早期党员,他曾经在济南上过学,后来参加了共产党。毕业后被组织派往华东军区工作,后来他跟商河的地下党组织,接上了联系。华东军区渤海纵队的领导,安排他回商河,发动群众,适时建立抗日根据地。他带着满腔热血和领导的期望,回到商河;可是那时,商河的党组织遭到了严重破坏。后来,他听说了商河城东、惠民县的西部,有一支抗日武装,于是,他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石头的这支游击队。
一团凝重的血色光芒,从西边的落日余晖中,洒落过来,并迅速蔓延。那座青砖垒切的鬼子炮楼,仿佛一块燃烧的木炭,一半红,一半黑。黑与红之间是拼死交错着的,有些刺眼。周围的景物,被显得有些混沌,模模糊糊的样子,那些被战火蹂躏的烧焦的枯树烂枝,刹那间变得面目狰狞起来。
周鸿山趴在庄稼地里,旁边趴着他的战友们。他从庄稼的叶子之间,注视着炮楼里的一举一动,一切都在他们的观察中。微风吹来,周围悉悉索索地响,就像无数的蚂蚱在啃食玉米叶。庄稼的叶子,也时不时地碰触着他们的皮肤。要说这是一块庄稼地,那是客气了,庄稼因为有了战争,农民们也顾不上管理,杂草比庄稼多。地里长着耐旱的高粱,都长得纤细高挑,几穗高粱才钻出卷筒的叶子,还没有舒展开。有的高粱穗已经开花,微风一吹,那黄白色的高粱花子,便纷纷飞落下来,落到游击队员的肩上、头上。一股微甜的气息便钻进了鼻孔。虽然他们都是即将投入战斗的战士,或者说每个人都是英雄好汉,但他们仍然是庄稼人。他们都熟悉庄稼,熟悉草,熟悉土地。植物和土地的气息,任何时候,都会使他们感到亲切,那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清清亮亮的感觉。
太阳带着最后的不舍,慢慢消失在靓丽的晚霞里。炮楼里升起了缕缕白烟,那是鬼子们正在做饭。周鸿山觉得,自己趴在这里已经有好几个时辰了,感觉浑身都麻木了。他向旁边看看,王一民和石头都在盯着炮楼。他们在昨晚,就已经详细商量了进攻时间和撤退路线,因为炮楼距离石庙只有七八里地,西面的龙桑寺,也只有不到二十里的距离。那里的鬼子能够很快前来增援,所以要速战速决,打完就跑。
又等了一个时辰,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王一民觉得,现在正是鬼子吃饭的时候,可以进攻了。他一摆手,石头首先站起来,向鬼子的岗哨摸去。周鸿山和老黑紧跟在石头身后。周鸿山觉得心里在咚咚地跳,这还是他第一次参加战斗,虽然他曾经杀死过两个鬼子,但那时是鬼子没有反抗能力。现在不同了,这是真正的战斗,所以心里是非常紧张的。
鬼子们都在炮楼外边的场院上吃饭,场院上支起了两张桌子。两个伪军,在炮楼吊桥前面的岗哨里,抱着枪懒洋洋地站着,他们无精打采地聊着,精神很放松。他们跟鬼子一样,做梦也没有想到游击队会来。
石头一个箭步窜上去,放倒了一个伪军。老黑也窜上去,想要解决另一个伪军,可是那个伪军受到了惊吓,丢了枪想往炮楼那边跑,边跑边喊:“游击队来了!快打啊!”
此时的王一民,带领所有队员已经冲到周鸿山的后边。他大喝一声:“冲啊!”于是,游击队员们拼了命的往前跑,很快便冲到了乱作一团的鬼子面前。有一个鬼子起身向炮楼里跑去,王一民抬手就是一枪,鬼子转了个圈,倒在地上。其余的鬼子有的去摸枪,有的往炮楼里跑,有的被吓得呆若木鸡,动不了。勇敢的游击队员们,开枪打死了去拿枪和想逃跑的鬼子,十几个伪军都跪在地上求饶。
这次战斗,游击队员只有一人受伤,却歼灭了五个鬼子,三个伪军,还俘虏了十五个伪军,大获全胜。
石头押着扛着粮食的伪军,走到棘城村北的小树林里,对伪军说:“你们就把粮食放到这里吧。我再次警告你们,以后不要再干汉奸了,不然以后会死无葬身之地,现在放你们回去。但回去后不许说把粮食放到这里,不然我们会找到你们家里,绝不饶了你们。”
伪军们都是附近的人,知道石头的话不会假,所以都扑通跪倒一片,大声说再也不当二鬼子了。他们给游击队磕了头后,都灰溜溜地跑了。白精华早就通知了乡亲们在树林里等着了,他们分了粮食,都高高兴兴地回家。
周鸿山跟随王一民和其余队员,每人都扛着缴获的枪支弹药,兴高采烈地凯旋回营地,这次战斗太顺利了。老黑说这不是战斗,这就是来鬼子炮楼搬武器!所有队员都哈哈大笑。
商河县东边牛铺镇上,有一处大院,那是鬼子的粮仓。鬼子侵占华北后,在原来国民党建立的粮仓的基础上,又进行了加固,把从各地强征、抢来的粮食,都储存在这里。
王一民决定把鬼子的粮仓烧掉。他和周鸿山等游击队员,化妆成农民、小商贩等,对粮仓附近进行了多次勘察。
收完玉米后的9月里,鬼子派出各地的伪区长、保长,开始摊派、征收粮食。李保长代表石庙镇,征收了五车粮食,向牛铺粮仓送去。王一民和石头、周鸿山等游击队员,扮作车夫、民工,由一队伪军押运,向牛铺粮仓驶去。
卸车时,周鸿山和游击队员们,每人扛着一条装着麦子的口袋,夹在拥挤交粮车队之间,跟着各地交粮的群众,缓缓向大门口移动。大门口有十多个日本兵,拿着刺刀对着交粮的人们,二三十个伪军,吆喝着人们,该往哪里倒粮食。
周鸿山耐不住性子等待,背着口袋从一架独轮车上绕过去,窜进大门里去了。大院里有四五个很宽敞的、用竹竿封顶的大棚,里面都堆满了麦子、玉米等粮食。他走到记账的伪军们面前,一个歪戴帽子的伪军问:“哪里的?”周鸿山答:“石庙街的。”伪军记账后说“倒进三号大棚里去!”

共 165 6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以记实手法,叙述了商河县的抗日斗争历史。在商河县委的领导下,商河人民不惧艰难险阻,积极英勇投身抗日,使原本地地道道的庄稼汉,迅速成长为英勇顽强的革命战士,在抗日的战场上,不畏生死,勇敢作战,为抗日战争的最终胜利,建立了不朽的功勋。回忆那段 燃烧的岁月,追忆先烈们的丰功伟绩,为我们今天珍惜开创构筑和谐社会,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好文,推荐阅读。 【编辑:古月银河】
1 楼 文友: 2016-12- 1 21:50:12 回忆那段 燃烧的岁月,追忆先烈们的丰功伟绩,为我们今天珍惜开创构筑和谐社会,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问好作者,远握致安。 差不多共和国同岁,历经大跃进、文革、改革中沦为下岗失业人,闲来无事码点文字,消费时光,见证沧桑。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1-01 07:52:22 感谢老师的精心编辑和精彩编按,问好敬茶了
2 楼 文友: 2016-12- 1 22:10:50 文章主题不错,抗日题材,弘扬正能量,承前启后,为助推和谐社会发展,具添砖加瓦之力。恕老朽直言,文章材料组织充分,但结构零乱散漫,未能合理安排。许多段落应该是从某些资料或史记中照单移动而来,致使衔接不畅。人物交待,昏昏浊浊。主题中心不突出,让人阅读起来费劲费力费心。望作者在以后创作中加以注意。仅老朽个人之见而已,不妥之处,还望海涵。 差不多共和国同岁,历经大跃进、文革、改革中沦为下岗失业人,闲来无事码点文字,消费时光,见证沧桑。
回复2 楼 文友: 2017-01-01 07:5 :27 感谢老师的合理教诲,我以后会好好总结写出好点的小说
 楼 文友: 2017-01-26 07:40:57 一团凝重的血色光芒,从西边的落日余晖中,洒落过来,并迅速蔓延。那座青砖垒切的鬼子炮楼,仿佛一块燃烧的木炭,一半红,一半黑。黑与红之间是拼死交错着的,有些刺眼。周围的景物,被显得有些混沌,模模糊糊的样子,那些被战火蹂躏的烧焦的枯树烂枝,刹那间变得面目狰狞起来。
喜欢这样的描写。祝写作愉快!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回复  楼 文友: 2017-01- 0 18:07:12 感谢老师的鼓励,问好敬茶高血压血液粘稠
小儿便秘是什么原因
婴儿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宝宝营养不良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