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神道丹尊 第3585章 金雕十八爪

2019-10-12 20:20: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道丹尊 第3585章 金雕十八爪

“好!”其他人都是点头。

虽然凌寒才是“罪魁祸首”,但司马槐为虎作伥,自然也不能放过。

凌寒哈哈一笑,向着司马槐道:“怎么样,我说你演技浮夸吧?”

司马槐则是叹了口气,他感觉自己演得很好很投入啊。

咻咻咻,四周的人已经纷纷出手,向着凌寒和司马槐齐齐攻来。

“唉,为什么你们非要找死呢?”司马槐淡淡说道,身形突然杀出,飘逸如鬼魅,噗噗噗,他在人群中自如穿梭,便看到一道道血花飞溅,莫不被他生生摘走了天灵盖,倒地而亡。

他连杀十几人,本身却是不染一丝血迹,飘逸、潇洒。

其他人却是骇怕得胆汁都要冒出来了,这人的实力怎地如何之强?

他们这些人敢来争夺,肯定要比一般的寻秘境强大,可那么多人围攻,兀自被他一招灭杀一个,这实力差距有多大?

他们都有些怀疑,此人是不是仙途强者了。

立刻有人转身便跑,这样的杀神不可匹敌,还是不要去送死的好。

有一就有二,这里的人很快就跑得干净。

司马槐转过身来,向着凌寒一笑:“我还是挺讲义气的,没有连累到你吧?”

“可是我仍是十分不爽。”凌寒淡淡说道。

“那又如何?”司马槐看向凌寒,双眼蓦然变得通红,好像染满了鲜血,“你是一个不错的对手,我想,用你的人皮做盏台灯,应该很漂亮。”

你不是演技派吗,怎么突然又成了神经派?

凌寒把墓碑碎片取了出来,他决定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家伙。

“哈哈,你想用一块板砖来对抗我?”司马槐大笑,“残夜,看来你还得没有起错名字,脑残啊。”

凌寒右手抓着墓碑碎片,左手则是向着司马槐勾了勾手指:“来吧。”

“成全你!”司马槐攻了过来。

凌寒直接一板砖掷了过去,咻,有若炮弹一般,向着司马槐砸去。

“无知!”司马槐随意一拨,打出一道劲气,便要将墓碑碎片打飞,但他立刻色变,因为墓碑碎片好像万法不沾,他打出的劲力根本没有作用,那块“板砖”依然向他砸了过来。

这时,他已经错过了最佳的躲闪时间,只能将双手交叉,挡在了面门上。

嘭!

他只觉双手一痛,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好像被一股阴气缠绕,虽然这无影无形,可他就是有种感觉,好像被某种东西缠上了。

痛痛痛,他低头看,只见两只手都是变形了,骨头肯定断掉了。

他大骇,这是什么宝器,也太恐怖了吧。

凌寒身形逼近,补上一拳。

司马愧连忙退,他的双手也不知道伤得多么严重,哪敢与凌寒力拼。

凌寒趁机收回了墓碑碎片,他砸出这玩意也只是想要试一下,没想到效果真是惊人。

“我觉得你应该演一个死人!”他连连出拳,快如流光。

司马愧又怒又惊

,如果他还在完全状态,自然不惧这雷光拳,但双手好像断了几根骨头,经脉也伤到了,又怎么适宜战斗?

他只能退,一退再退。

耻辱啊,一向只有他玩弄别人的份,可现在居然落得如此狼狈。

感到双手越来越痛,他不再恋战,而是转身而逃。

凌寒若是展开咫尺天涯的话,肯定可以追上,将司马槐撞飞,但这门身法却极可能曝露他,还是慎用的好。

算了,反正这家伙也够惨了。

凌寒收起墓碑碎片,继续寻找仙术。

他定定心心,挖地三尺,终是找到了这门仙术。

这是一卷兽皮,当然不是虚空兽所剥落,有些古老了,展开之后,却是一头金雕在捕猎的画面,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对手,但皆是快速制敌。

咦,这不是什么爪法,怎么成金雕捕猎了?

“年轻人,你可以下山了。”一个声音在凌寒的耳边响起。

这得到了金雕十八爪,他就直通正赛了。

凌寒点点头,心中则是有些惴惴,不知道这个人有没有窥到他刚才轰伤司马槐的一幕,墓碑碎片虽然是不祥之物,可效果却是惊人,可别让仙途强者见了,生起了歹意。

还好,他下得山后,也没见谁出来找他。

一回到院子,凌寒立刻开始修习金雕十八爪。

这没有直接的爪法传授,而是应该通过观摩金雕的捕猎,从而体悟这门仙术。

他仔细盯着看,在识海中,原本静止的画面却是动了起来。

凌寒仿佛回到了洪荒年代,一头展翅足有百丈的金雕飞在天空之中,很快就发现下方出现了一条三百丈长的巨蟒,正在对着天空吐纳,一团黑气从它的嘴里来来回回,还有一颗古铜色的珠子悬浮在它的嘴前,有一种莫名的韵味。

生丹境的蟒蛇!

凌寒立刻在心中说道,咻,金雕却是直接发起了攻击,从天空中俯冲而落,双爪向下疾抓,扬起一片金辉。

巨蟒与金雕激战,却是三两下就被金雕抓得支离破碎。

画面一转,金雕又在重新寻找猎物,这次它盯上了一头银色的犀牛,额头上的尖角却是如刀锋一般。

那是刀锋犀,据古老的资料显示,这种妖兽成年后便是生丹境的存在,而且是生丹境中的佼佼者,那刀锋般的独角无物不斩、无坚不破。

然而,金雕却是悍然发动了攻击,直接抓起了这头刀锋犀,让它空有利角也没有用武之地,然后在空中生生将这头发扬犀牛撕成了两片。

还有……还有……还有……

凌寒看到了一幕又一幕金雕捕错的场面,有陆地上的凶兽,有海中的凶鱼,有同为空中的猛禽,但皆是被它干净俐落地撕碎。

当所有画面皆是消失之后,凌寒开始感悟,将金雕的攻击化为自己可以施展的爪法。

他的悟性无比可怕,一天之后,他就已经有了初步的掌握。

这时,有人过来送口信,让凌寒明日早上十点赶去太意阁前的广场上,正赛会在那里举行。

除了凌寒之外,在这个院子里还有牛剑华也接到了口信。

事实上被淘汰的人已经离开了太古宗,留在这里的人都是有资格参加正赛的。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版址:m.

郑州治疗早泄费用
晋城治疗白癜风医院
宿迁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郑州治疗早泄医院
金昌白斑疯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