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许诚在雪马里之战战况如何

2019-12-05 08:05: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许诚在雪马里之战战况如何

在许诚将军的指挥下,志愿军189师在五次战役前期打得十分精彩。最精彩的一战,大约就是雪马里之战。这一战歼灭了英国已防守著称的英军29旅格洛斯特营。我曾采访了参加雪马里之战的老兵杨恩起,他告诉我,打雪马里,我们缴了英国人三十多辆坦克。

许诚将军(),江西省宁都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1964年晋升少将。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许诚少将照片

许诚将军简介

许诚将军是江西省宁都县人。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3军团第2师师部通信班长、第5团排长,第6师10团连长、连政治指导员,红4军教导团政治委员,随营学校政治委员,第10师30团团长。参加了中央苏区反“围剿”和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129师385旅769团营长,师随营学校营长、教育长、师供给处政治委员。

解放战争时期,1945年入延安中央党校学习。1947年后,任晋察冀军区晋冀纵队独2旅副政治委员,第2纵4旅副旅长,第19兵团193师师长。参加了响堂铺战斗和清风店、石家庄、平津等战役。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第19兵团补训师长,炮兵指挥部主任。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63军189师师长,第19兵团炮兵指挥部主任。回国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3副军长、67军副军长

。1961年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战役系。1969年至1971年任天津警备区政委。1971年至 1980年任天津市委书记。

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自由独立勋章。1988年7月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2004年3月1日因病在南京逝世,享年 93岁。

许诚少将生平经历

许诚,1913年出生,江西省宁都县人。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一)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许诚历任红3军团2师师部通信班长、5团排长、6师10团连长、连指导员、红4军教导团政委、随营学校政委、10师30团团长。参加了中央苏区反“围剿”作战和长征。

(二)

抗日战争时期,许诚历任八路军129师385旅769团营长、师随营学校营长、教育长、师供给处政委。

1945年,许诚进入延安中央党校学习。

(三)

1947年起,许诚任晋察冀军区晋冀纵队独2旅副政委、第2纵队4旅副旅长。

1949年2月,华北野战军第2兵团第8纵队22旅改编为华北军区第19兵团第65军193师(属头等主力师),许诚任193师副师长。

1949年4月,华北军区第19兵团(辖第63、64、65军)划归第一野战军建制,许诚任第65军193师副师长。后升任师长。

解放战争时期,许诚参加了清风店、石家庄、平津等战役战斗。

(四)

新中国成立后,许诚任第19兵团补训师师长、炮兵指挥部主任。

1951年2月,许诚参加抗美援朝,任志愿军第63军189师师长(63军是第五次战役前夕入朝参战的。当时的189师师长是响堂铺大战日军的英雄许诚将军,蔡长元的职务则是189师政委。铁原阻击战打响的时候,蔡长元的职务是189师政委代师长,许诚将军已经离职。)、第19兵团炮兵部司令员(炮兵指挥部主任)。由于189师未能及时穿插完成阻击任务,使第63军失去了全歼英军第29旅的战机。许诚获得朝鲜二级自由独立勋章。

1953年9月回国后,许诚任第63副军长、第67军副军长。

1961年,许诚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战役系。

1969年-1971年,许诚任天津警备区政委。

1971年-1980年,许诚任天津市委书记。

许诚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1999年12月19日,许诚因病在天津逝世,享年86岁。

红潮整理!

许诚将军故事

第五次战役形势危殆 189师悲壮阻击挽救战局

原标题:铁在烧 七

189师侦察队是在撤退途中接到任务的,师部命令他们暂停侦察任务,改为伴随后卫部队北撤,打击南朝鲜特工队,解决敌特工队对我行军序列的穿插骚扰,以减少其破坏。此时,敌军特工队已经经常深入我军阵地后方,对志愿军各部的转移和集中造成了极大的阻碍。用杨恩起老人的回忆来说:“向铁原撤的时候满山都是南朝鲜特务!”

60年前的特种战

实际上,这些南朝鲜特工的作用,例如袭击志愿军行军中的指挥机关,攻击离开大队的志愿军小股部队等,更像是今天特种部队的打法。

志愿军各部队几乎同时采取了相同的措施--将部队中的侦察兵选派出来,专门对付敌军的穿插部队。侦察部队多由老兵组成,战斗经验丰富,熟悉敌军情况,并且装备最好的武器,也是志愿军中最接近于今天特种部队的分队。反击特种部队的最好武器就是特种部队--不能不承认,几乎是枕着枪生活过来的志愿军将领们,虽然没有学习过所谓特种作战的理论,但对于战争的敏感,使他们立即采取了最有有效的对策。

63军不愧是冀中野战兵团出身的精兵,在很多友邻部队后撤中建制都出现混乱的情况下,边打边后撤,基本保持着完整的指挥体系和防御阵型,重武器也损失不多。

不过断后的189师麻烦不断,其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南朝鲜的特工部队像恶狼一样紧紧地咬着189师。特别是有一个“白突击队”,形迹十分诡秘,曾几次突入我军纵深发动袭击,造成相当大的损失。189师侦察队也是精兵云集的地方,可是和“白突击队”碰了几次,对方却比鱼还滑,硬是没占到便宜。双方的战斗用军事术语来说属于渗透和反渗透。

尽管如此,南朝鲜特工队的活动多少有了一点收敛,189师加快行军和集结的速度,全军迅速向涟川一线集结。路上,官兵们得知,189师将在涟川一带集中,建立阻击阵地抗击美军的追击。

此时,189师的普通战士,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个任务,将成为“铁原阻击战”的第一阶段而写入历史。

邯郸市永年区中医院预约挂号
四川生殖医院贺心玲
贵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兰州治疗癫痫病到哪家医院
南充治疗阴道炎方法
分享到: